学生会
 学院首页 | 学生会首页 | 机构设置 | 学工动态 | 校园文化 | 学干风采 | 学生服务 | 规章制度 | 文档下载 
文章内容
当前位置: 学生会首页>>国学经典>>正文
《尚书》
2016-04-10 16:19 校网络部  审核人:

【原文】
  帝曰:“夔!命汝典乐①,教胄子②,直而温,宽而栗③,刚而无虐④,简而无傲。诗言志,歌永言⑤,声依永,律和声。八音克 谐,无相夺伦(6),神人以和。”
  夔曰:“於(7)!予击石拊石(8),百兽率舞。”

【注释】
  ①乐;乐官。②胄(zhou)子:未成年的人。③栗:恭谨。 ④无:不要。⑤永:咏,意思是吟唱。(6)夺:失去。伦:次序,这 里指和谐。(7)於(wu):是啊,好吧。(8)拊:轻轻敲击。石:石 磬,古代的一种乐器。

【译文】
  舜帝说:“夔啊!我任命你掌管乐官,教导年轻人,使他们正直温和,宽厚恭谨,刚强而不暴虐,简约而不傲慢。诗是表达思想情感的,歌吟唱表达思想情感的语言,音调要合乎吟唱的音律,音律要谐和五声。八种乐器的音调能够调和,不失去相互间的次 序,让神和人听了都感到和谐。”
   夔说:“好吧!我轻重有致地击打石磬,使各种兽类都能随着音乐舞蹈起来。”

【读解】
  舜帝对夔说的这段关于诗歌和音乐的作用的看法,后来被儒家当作“诗教”的经典言论,也成了历代官方所推崇的文艺观,成了我们的民族传统。
  按这种观点,诗歌和音乐是人们内心想法和情感的表现;表现的最高标准,是和谐;和谐就是美,是优雅,可以感天动地惊神鬼;和谐的诗歌和音乐被用来培育、陶冶人们的内在情操,培养性情高雅的君子。
  简单地说,诗歌和音乐是最重要的教育手段,而不是供自我发泄或娱乐消遣。现在的流行音乐、交谊舞是不可能培养出传统意义上的君子的,诗歌也成了少数被认为神经有毛病的人的自我发泄。这种天翻地覆的变化,是我们的幸事,同时也是我们的不幸,正如钢筋水泥丛林之于田园牧歌的幸与不幸一样。舜帝即位后的“三把火”

【原文】
  肇十有二州①,封十有二山,浚川②。
  象以典刑(3),流宥五刑(4),鞭作官刑,扑作教刑(5),金作赎刑。眚灾肆赦(6),怙终贼刑(7)。钦哉,钦哉,惟刑之恤哉(8)!    流共工于幽州(9),放驩兜于崇(10)!窜三苗于三危(11),殛鳏于羽 山(12),四罪而天下咸服。

【注释】
  ①肇:这里指划分地域。②浚:疏通。③象:刻画。典:常,常 用。典刑:常用的墨、劓、剕、宫、大辟五种刑罚。(4)流:流放。宥:宽 恕。⑤扑:檟(jia)楚,古代学校用作体罚的工具。(6)眚(sheng): 过失。肆:于是。(7)怙:依仗。贼:用作“则”。(8)恤:慎重。 (9)幽州:地名,在北方边远地区。(10)崇山:地名,在现在湖北黄陂以南。 (11)三苗:古代国名,在现在湖南、江西境内。三危:地名,在现在甘肃 敦煌一带。(12)殛(ji):流放。羽山:地名,在东方。

【译文】
  舜划定了十二个州的疆界,在十二座山上封土为坛,作祭祀用,并疏通了河道。    舜把五种常用的刑罚刻画在器物上,用流放的办法代替五刑 以示宽大,用鞭刑来惩罚犯了罪的官员,用木条打来惩罚有罪过的掌管教化的人,用铜作为赎罪的刑罚。因为过失犯罪,可以赦免;要是犯了罪又不知悔改,就要用刑罚。慎重啊,慎重啊,使用刑罚时一定要慎重。
  舜把共工流放到幽州,把驩兜流放到崇山,把三苗驱逐到三危,把鳏流放到羽山。这四个罪人受到了应有的处罚,天下的人 都心悦诚服。

【读解】
  舜帝上任后烧了三把火:划定州界,制定刑罚,放逐尧的大臣共工、驩兜、鳏,以及三苗,于是天下人心归顺。接下来是任用百官,使国家机器运转起来。舜三十岁出道从政,在帝王位置 上呆了五十年,身后名垂青史。
  咱们中国人对新任官员的信心,多半寄托在“三把火”上。舜帝的“三把火”的重心在刑罚,表明他重视“依法治国”。这和后世的帝王得天下后大兴土木、赏赐功臣、争权夺利形成鲜明对比。
  还可注意的是,舜帝在重慎用刑罚,以惩戒为目的,区别罪行,处罚适度。这是开明君主与暴君(如秦始皇、隋场帝)的区别所在。治国的关键在治人心。不仅要赏罚分明,还要赏罚适度, 才能使人心归)烦,天下大治。以忧国忧民著称的诗人杜甫曾说: “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这话表明了他对尧、舜时代的向往。舜帝代行天道

【原文】
  正月上日①,受终于文祖②。在璇玑玉衡③,以齐七政④。肆类于上帝⑤,禋于六宗(6),望于山川(7),遍于群神。辑五端(8)。既月乃日(9),觐四岳群牧(10),班瑞于群后(11)。 岁二月,东巡守,至于岱宗(12),柴(13)。望秩于山川(14),肆觐东后(15) 协时月正日(16),同律度量衡(17)。修五礼、五玉、三帛、二生、一死贽(18)。如五器(19),卒乃复(20)。五月南巡守,至于南岳,如岱礼。八月西巡守,至于西岳,如初。十有一月朔巡守,至于北岳,如西礼。归 ,格于艺祖(21),用特(22)。五载一巡守,群后四朝。敷奏以言(23),明试以功,车服以庸(24)。

【注释】
  ①上日;吉利的日子.②终;这里指尧退下帝位。文祖:尧太祖的 宗庙.③在:观察。璇玑玉衡:指北斗七星。④齐:排比整理。七 政:指祭祀、班瑞、东巡、南巡、西巡、北巡、归格艺祖七项政事。⑤ 肆:于是。类:一种祭祀礼节,这里指向上天报告继承帝位。(6)禋(yin) :祭祀。六宗;指天、地和春、夏、秋、冬四时。(7)望:祭祀祖山川 的仪式。(8)辑:收集,聚敛。五瑞:五种等级的玉器,诸侯用来作为信 符。(9)既月乃日:挑选吉利的月份、日子。(10)觐(qin):朝见天子。 牧:官员.(11)班:颁,分发。后:指诸侯国君。(12)岱宗:东岳泰山。 (13)柴赐:祭天的礼仪。(14)秩;次序,依次。(15)东后:东方诸侯国 君。(16)协:合。时:春夏秋冬四时。正:确定。(17)同:统一。律:音 律。度:丈尺。量,斗斛。衡:斤两。(18)五礼;指公、侯、伯、子、男 五等礼节。五玉:即前面说的“五瑞”。三帛:三种不同颜色的丝织品,用于 垫玉。二生;活羊羔和活雁。一死:一只死野鸡。(19)如:而。五器:指五玉。(20)卒:指礼仪完毕。乃:然后。复:归还。(21)格:到,至。艺 祖:文祖,即尧太祖的宗庙。(22)特:一头公牛。(23)敷:普遍。 (24)庸:功劳。

【译文】
  正月的一个吉日,舜在尧的太祖宗庙接受了禅让的帝位。他观察了北斗星的运行情况,列出了七项政事。接着举行祭祖,向上天报告继承帝位一事,并祭祖天地四时,祭祖山川和群神。舜聚集了诸侯的五等圭玉,挑选良辰吉日,接受四方诸侯头领的朝见,把圭玉颁发给他们。   这一年的二月,舜到东方巡视,到了泰山,举行了柴祭,并按等级依次祭祀了其它山川,接受了东方诸侯国君的朝见。舜协调了春夏秋冬的月份,确定了天数;统一了音律和长度、容量、重量的单位;制定了公侯伯于男朝见的礼节,规定了五等圭玉、三种颜色丝织物、活羊羔、活雁和死野鸡的用法。礼仪结束后,便把五等圭玉归还给诸侯。五月,舜到南方巡视,到了衡山,像祭 祀泰山一样行礼仪。八月,舜到四方巡视,到了华山,祭把礼仪同祭泰山一样。十一月,舜到北方巡视,到了恒山,祭祀礼仪同 在华山一样。舜回来后,到尧太祖的宗庙祭祖,用的祭品是一头牛。   此后,舜每隔五年就巡视一次。各方诸侯在四岳朝见,各自报告政绩。舜根据诸侯的政绩进行评定,论功行赏,赐给他们车马和服服饰。

【读解】
  这一节写舜帝登基的情况。尧顺利地移交了权力,舜顺利地登上了帝位。祭祀是必不可少的礼仪,种类之多,场面之大,气氛之隆重,全都可以想见。毕竟,这是新天子的诞生,其意义得用盛大的礼仪来表示。因此,礼仪的规模,便体现了意义的大小。
  礼仪的作用还在于发布信息,一是通报天地神灵,以取得合法身份;二是通报四方臣民,以归顺人心。
  出身微贱的舜帝,上任后的动作十分大:修订历法,统一乐律和度量衡,严明礼仪等级,巡视四方,赏赐功臣,大有重振河山的王者气度,表现出王者的大智慧和大德行。这当中包含着一个重要的潜台词:禅让是英明的,接班人是可靠的,天下河山将大光彩,生民百姓将幸福安康。    重要的是,天下是上天的天下,生民是上天的生民;天子不过是代行上天之道,负责播撒上天的恩惠。说白了,天子也是侍者,今天的话叫做服务员,公仆;既伺候上天,又伺候万众,此外没有什么特殊之处。这与世袭制的“家天下”有着天壤之别。如果说公仆有什么特别之处的话,不外乎才干、德行、智慧、气度等,而不是罩在头上的光环,可以为所欲为地玩弄权术、为自己大捞好处、光宗耀祖、飞扬跋扈。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侍者变成了主子,公仆变成了上帝,一切都颠倒了。江山有了归属姓氏,生民成了统治者的供养人和可以任意支配、宰杀的奴仆。龙颜不可冒犯,太岁头上的土动不得,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反正,天下变了。
  重温帝尧、帝舜的事迹,我们最古老的这两位祖宗,能够给我们的启示该不算少吧!尧帝挑选接班人

【原文】
  帝曰:“咨!四岳。朕在位七十载,汝能庸命①,龚朕位②?”
  岳曰:“否德添帝位③。”
  曰:“明明扬侧陋④。”师锡帝曰⑤:“有鳏在下(6),曰虞舜。”
  帝曰:“俞(7)!予闻,如何?”
  岳曰:“瞽子(8),父顽,母嚣,象傲,克谐。以孝烝烝(9),乂不格奸(10)。”
  乂帝曰:“我其诚哉!女于时(11),观厥刑于二女(12)。”厘降二女 于妫汭(13),嫔于虞(14)。
  帝曰:“钦哉!”
  慎微五典(15),五典克从(16)。纳于百揆(17),百揆时叙(18)。宾于四门(19),四门穆穆(20)。纳于大麓(21),烈风雷雨弗迷。
  帝曰:“格(22)!汝舜。询事考言(23),乃言凪可绩(24),三载。汝陟 帝位(25)。”舜让于德,弗嗣。

【注释】
  ①庸命:顺应天命。②袭:用作“践”,意思是履行,这里指接替帝位。③否(PT):鄙陋。添(tian):辱,意思是不配。④明明:明察 贤明的人。扬:选拔,举荐。侧陋:隐伏卑微的人。⑤师:众人,大家。 锡:赐,这里指提出意见。(6)鳏(guan):困苦的人。(7)俞:是的, 就这样。(8)瞽(gu):瞎子,这里指舜的父亲乐官瞽瞍。(9)烝烝:形 容孝德美厚。(10)乂(y i):治理。格:至,达到。奸:邪恶。(11)女: 嫁女。时:是,这个人,这里指舜。(12)刑:法度,法则。二女:指尧的 女儿娥皇和女英。(13)厘:命令。妫(guT):水名。汭(rui):河流弯曲的 地方。(14)嫔:嫁给别人作妻子。,(15)徽:美善。五黄:五常,指父义, 母慈、兄友、弟恭、子孝。(16)克:能够。从:顺从。(17)纳:赐予职 位。百接;掌管一切事务的官。(18)时叙。承顺,意思是服从领导。 (19)宾:迎接宾客。(20)穆穆:形容仪容齐整。(21)麓:山脚。(22)格 到来,来。(23)询:谋划。考:考察。(24)乃:你。凪(zhi):求得。 (25)陟:升,登。

【译文】
  尧帝说:“唉!四方的部落首领!我在位任职七十年,你们中有谁能顺应天命,接替我的帝位?”。
  四方部落首领说:“我们德行鄙陋,不配登上帝位。”
  尧帝说:“可以考察贵戚中贤明的人,也可以推举地位低微的贤人。”
  大家向尧推荐说;“民间有个处境困苦的人,名叫虞舜。”
  帝说:“是啊,我听说过。这个人到底怎么样?” 。
  四方部落首领回答说:“他是乐官瞽瞍的儿子。他的父亲心术不正,母亲善于说谎,,他的弟弟象十分傲慢,但舜能与他们和睦相处.他用自己的孝行美德感化他们,使他们改恶从善,不走邪路。”
  尧帝说。“那我就考验考验他吧!把我的两个女儿嫁给他,通过两个女儿考察他的德行。”于是,尧命令两个女儿到妫河的弯曲处,在那里嫁给了虞舜。
  尧帝说:“恭谨地处理政务吧!”
  舜谨慎地推行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五种美德,臣民都能顺从。他又受命管理百官,百官都能服从。他在明堂四门迎接前来朝见的四方诸侯。四方诸侯全都仪容整肃。他还到深山老林中去经受风雨考验,即使在狂风暴雨和电闪雷鸣时也不迷失方向。
  尧帝说:“来吧,舜啊。我同你谋划政事,考察你的言论,你提的意见十分正确。经过三年考验,你一定能成就大业。你现在可以登上帝位了。”舜要把帝位让给更有德行的人,不愿就位。

【读解】
  对君王来说,挑选接班人是件大事,它关系到国家会不会变颜色。尧帝当了70年君王,功德满天下,无奈年龄不饶人,总有退位的一天,要把权力交给下一代。
  值得注意的是,在尧的时代还没有皇帝江山不外传的世袭制,可以把权力交给家族以外的人。这种移交权力的做法,在古代叫做“禅让”。并且,把权力交给谁,可以由各方氏族首领参与讨论,提出建议,推荐人选。这就很有点民主色彩了,不是由最高统治者一个人说了就算。   移交权力的确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且不说众多争权夺利的复杂瓜葛,单就享受够了尊严、顺从、声名、功绩、荣华富贵等等的心态来说,需要有巨大的心理承受能力。可能在尧的时代这是。不成问题的,即使从最高职位上退下来,依然会受到崇敬,不会失去得太多,不会人一走茶就凉,毕竟那时世风还很淳朴。
  退出权力中心造成的心理上的失衡,会带来恐惧感。处于权力中心的诱惑力,实在太大了。诱惑力越大,失衡就越重,恐惧感就越强。这大概是后世的帝王们即使路上黄泉路也不愿交出权力的重要心理原因。于是,后来有了世袭制。天下是朕的天下,也是朕儿子孙子的天下,接班人早已由制度规定好了,用不着挑选, 也不容外人讨论、提意见。西晋开国皇帝晋武帝把王位传给了白痴太子司马衷,只不过短短十六年,司马家的天下就被白痴皇帝葬送掉了。
  从今天想昨天,“禅让”帝位和民主评选接班人,还是有几分让人神往。 春夏秋冬怎样划分

【原文】
  乃命羲和(1),钦若昊天(2),梨想历象日月星辰(3),敬授人时(4)。分命羲仲,宅崳夷(5),日旸谷(6)。寅宾出日(7),平秩东作(8)。日中(9),星鸟(10)以殷仲春厥民析(12),鸟兽孳尾(13)。申命羲叔,宅南交(14)。平秩南讹(15),敬致(16)。日永(17),星火(18),以正仲夏。厥民因(19),鸟兽希革(20)。分命和仲,宅西,曰昧谷。寅饯纳日(21),平秩西成(22)。宵中(23),星虚(24),以殷仲秋。厥民夷(25),毛毨(26)。申命和叔,宅塑方,曰幽都(27),平在塑易(28)。日短(29),星昴(30),以正仲冬。厥民隩(31),鸟兽氄毛(32)。帝曰:“咨!汝羲暨和。期三百有六旬有六日(33),以闰月定四时(34),成岁。允厘百工(35),庶绩咸熙(36)。”

【注释】
  (1)羲和:羲氏与和氏,相传是世代掌管天地四时的官重黎氏的后代。 (2)钦:恭敬。若:顺从。昊:广大。③历:推算岁时。象:观 察天象④人时:民时.⑤宅:居住。崳(yu)夷:地名,在东方。 (6)旸(yang)谷:传说中日出的地方。(7)寅:恭敬。宾:迎接。 (8)平秩:辨别测定。作。兴起,开始。(9)日中:指春分。春分这天昼 夜时间相等,因此叫日中。(10)星鸟:星名,指南方朱雀七宿。朱雀是鸟 名,所以则星鸟。(11)殷:确定。仲:每个季度三个月中的第二个月。 (12)厥:其.析:分散开来。(13)孳(zi)尾:生育繁殖。(14)交:地 名,指交趾。(15)讹:运转,运行。(16)致:到来。(17)日永:指夏 至。”夏至这天白天最长,因此叫日永。(18)星火:指火星。夏至这天黄昏, 火星出现南方。(19)因:意思是居住在高地。(20)希:稀疏。希革:意 思是鸟兽皮毛稀疏。(21)饯:送行。纳日。落日(22)西成:太阳在西 边落下的时刻。(23)宵中:指秋分。秋分这天昼夜时间相等,因此叫宵中。 (24)星虚:星名,指虚星,为北方玄武七宿之一。(25)夷:平。这里指 回到平地居住。(26)毛毨(xian):生长新羽毛。(27)朔方:北方。幽都:幽 州.(28)在:观察。易:变化。这里指运行。(29)日短:指冬至。冬至 这天白天最短,所以叫日短。(30)星昴(mao):星名,指昴星,为西方白 虎七宿之一。(31)隩(yu):奥,意思是内室。(32)氄(rong):鸟兽细软 的毛。(33)期(ji):一周年。有:又。(34)以闰月定四时:古代一年十 二个月,大月三十天,小月二十九天,共计三百五十四天,比一年的实际天 数少十一天又四分之一天。三年累计超过了一个月,所以安排闰月来补足,使 四时不错乱。(35)允:用,以。厘:治,规定。百工:百官。(36)庶:众, 多。熙:兴起,兴盛。

【译文】
  于是尧命令羲氏与和氏,恭敬地遵循上天的规律,根据日月星辰运行的情况来制定历法,教导人民按照时令从事生产活动。尧又命令羲仲居住在东方的旸谷,恭敬地迎接日出,观察辨别太阳东升的时刻。昼夜时间相等,黄昏时鸟星出现在南方,据此来确定仲春时节。这时民众散布在田野上耕作,鸟兽开始生育繁殖。尧再命令羲叔住在南方的交趾,观察辨别太阳向南运行的情况,恭敬地迎接太阳南来。根据白天最长,黄昏时火星出现在南方的天象,来确定仲夏时节。这时民众居住在高处,鸟兽羽毛稀疏。尧又命令和仲住在西边的昧谷,恭敬地为太阳送行,观察辨别太阳西落的情况。根据昼夜时间相等,黄昏时虚星出现在南方的天象,来确定仲秋时节。这时人们回到平原居住,鸟兽的羽毛重新生长。 尧还命令和叔住在北方的幽都,观察太阳向北运行的情况。根据白天时间最短,黄昏时昴星出现在南方,来确定仲冬时节。这时人们住在室内避寒,鸟兽长出了细软的毛。尧帝说:“唉!你们羲氏与和氏啊,一周年有三百六十六天,用增加闰月的办法来确定春夏秋冬四时,这就成为一年。以此来规定各种事情就都会兴盛起来。”

【读解】
  这一段记载了神明的尧帝制定历法的情况。细节是否真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样一些信息:中国远在民族部落时代就已有了划分春夏秋冬四时和周年的历法,通过对天体运行的变化和地上物候变化的仔细观察,来确定时令。我们现在已很难想象这件事对人类进步文明的巨大价值和意义。这标志着人们有了比较深刻的时间迁移感,同时也初步有了空间方位感。
  时空意识的产生,导致了对时间流动的划分、确认和记录,对方位变化的辨认,在人们生存的层面上,时间和空间的确立有助于人们迁徙定居,从事农业生产,商业贸易等物质生产活动,也有利于人们的生活:春种秋收,夏避洪水酷热,冬避严寒冰雪。在意义的层面上,时空感使人确认人自身在天地万物间的位置,体验人在天地间存在的意义和价值。
  从尧帝制定历法的情况看,对自然现象的仔细观察和对自然 变化规律的准确把握,是第一位的。这个立足点带来的结果是对自然的重视、崇敬和顺从,把人的存在纳入自然的轨道,使人的生产、生活、思维合乎自然法则,因而最具有意义的生活,便是顺应自然的生活。
  我们的民族崇尚自然的传统,大概就始于尧的时代。崇尚自然的意识,囊中体现在“敬天”的观念上。“天”是万物的主宰,它既是神灵意志的体现,又是自然法则的体现;作为自然的一部分的人,必须敬重上天,服从上天。帝王是上天派到人间的代表,他以上天赋予的绝对权力来统治人世间,因此被称为“天子”。冒犯天子,就是冒犯天神、自然法则,罪该万死。小人真要冒犯天子起来造反,也要打着“替天行道”的旗号。   把“天”、自然、神灵同权力、特权和专制结合起来,也算是民族传统之一,即把自然涂上权力意志的色彩,敬重、顺从自然,也就是敬重、顺从权力。个人存在的意义和价值便在敬天、顺应自然、服从权力中消解了。这也是儒家要把《书》作为经典的原因之一。尧帝功德满天下

【原文】
  日若稽古(1),帝尧曰放勋,钦明文思安安(3),允恭克让(4),光被四表(5),格于上下(6)。克明俊德(7),以亲九族(8)。九族既睦,平章百姓(9)。百姓昭明,协和万帮,黎民与变时雍(10)。

【注释】
  (1)日若:用作追述往事开头德发语词,没有实际意义。稽:考察。古 :这里指古时传说。(2)钦:恭谨严肃。(3)允:诚实。恭:恭谨。克:能够。让:让贤。(4)被:覆盖。四表:四方极远德地方。(5)格:到达。(7)俊德:指才德兼备德人。(8)九族:指同族的人。(9)平:辨别。章:使明显。百姓:白官族姓。(10)黎民:民众。于:随着。使:友善。雍:和睦。

【译文】
   考查古代传说,帝尧德名字叫放勋。他严肃恭谨,明察是非,善于治理天下,宽宏温和,诚实尽职,能够让贤,光辉普照四面八方,以至于天上地下。他能够明察有才有德德人,使同族人亲密团结。族人亲密和睦了,又明察和表彰有善行德百官协调诸侯各国的关系民众也随着变的友善和睦起来了。

【读解】
  尧使古代传说中的帝王,,也算得上使“开国元勋”。为帝王歌功颂德,使作为臣子的史官责无旁贷的职守,因为古代书写历史的人使官员,而不是学者,他必须站在官方的立场上维护最高统治者。这种做法后来相沿为习,很少有人脱出这个框框。
  这样一来,历史就成为成功者的历史,帝王功绩德行的帐薄。历史也显得极端重要。他的价值主要在为统治者树碑立传。供后来的统治者学习借鉴,以便把好传统发扬光大。
  虽然我们无法知道我们最早的帝王长相如何,习惯、个性、个人生活如何,但我们明确地知道他英明伟大,功高德重,万民拥戴,名垂千古。所以我们不得不敬仰,并为我们有这样德祖先而自豪,庆幸自己是他的后代子孙。

对从政者的告诫
【原文】
  曰若稽古。皋陶曰:“允迪厥德(2),谟明弼谐(3)。”
  禹曰:“俞,如何?” 皋陶曰:“都!慎厥身,修思永④。淳叙九族⑤,庶明励翼(6),还可远,在兹。”
  禹拜昌言曰:“俞!”
  皋陶曰:“都!在知人(7),在安民。”
  禹曰:“吁!咸若时(8),惟帝其难之。知人则哲(9),能官人(10)。安 民则惠,黎民怀之。能哲而惠,何忧乎讙兜?何迁乎有苗(11)?何畏乎巧言令色孔壬(12)?”

【注释】
   (1)皋陶(gao yao)是舜帝的大臣,掌管刑法狱讼。谟的意思是商讨,谋划。本篇的内容是舜帝、大禹和皋陶在一起商讨大事的讨论记录,虽然经过 了后人的加工润色,但仍保存有较高的史料价值。②允:诚信。迪:履 行,遵循。③明:高明,英明。弼:辅佐。④都:啊。永:长久。 ⑤淳:敦厚。叙:顺从。(6)庶:众人。励:努力。翼:辅佐。(7) 人:这里指官员。(8)咸:全部,完全。时:这样。(9)哲:明智。。 (10)官:管理,任用。(11)迁:流放。(12)巧言:花言巧语。令:善于。 色:脸色。孔;十分,非常。壬:奸侫的人。

【译文】
  考察古代传说。皋陶曾说:“要真正履行先王的德政,就会决策英明,大臣们团结一致。”
  禹说:“是啊!怎样才能做到呢?”
  皋陶说:“啊,对自己的言行要谨慎,自己的修养要持之以恒。 要使亲属宽厚顺从,使众多贤明的人努力辅佐,由近及远,首先从这里做起。”
  禹十分佩服这种精当的见解,说:“是这样啊!”
  皋陶说:“啊!重要的还在于知人善任,在于安定民心。”
  禹说:“唉!要是完全做到这些,连尧帝也会感到困难啊!知人善任是明智的表现,能够用人得当。能安定民心便是给他们的恩惠,臣民都会记在心里。能做到明智和给臣民恩惠,哪里会担讙兜?哪里还会放逐三苗?哪里会惧怕花言巧语、察言观色的奸侫之人呢?”

【读解】
  皋陶对参与治理国家的人提出了修身、知人、安民三项要求。 这些要求的前提是实行德政,而不是苛政、暴政。孟子曾说,“苛政猛于虎。”意思是说残暴的统治者像凶猛的老虎一样吃人不眨眼。这是后来的事情,与尧、舜时代的清明廉正的政治是两码事。
  修身、知人、安民从理论上说起来很容易,在实际当中却非常非常不容易。政治家因为公务繁忙,权力斗争激烈,少有时间用于增加修养提高素质,况且应酬宴席交际游玩占去了不少业余 时间,加上有秘书操劳,修不修身就无关紧要了。知人更难。官场上野心家、阴谋家、奉承献媚的人不在少数,他们多半戴着厚厚的面具,难以识破。他们抓住人性中喜欢别人奉承的弱点,化装表演,实则为自己捞取好处。得逞了,就为世人做出了榜样,以行动告诉人们还是做官的好。安民要付出巨大的心血和人力物力。 老百姓的生活内容多种多样,除了最基本的吃喝拉撒睡之外,还要有精神生活的要求、娱乐等等,单是满足基本必需的物质生活条件就够忙乎的了,要处处让老百姓满意,非得全心全意做老黄牛才行。再说,老黄牛也有累的趴下的时候。从政者要具备九种品德

【原文】
  皋陶曰:“都!亦行有九德①。亦言,其人有德,乃言曰,载采采②”
  禹曰:“何?”
  皋陶曰:“宽而栗③,柔而立④,愿而恭⑤,乱而敬(6),扰而毅(7),直而温(8),简而廉(9),刚而塞(10),强而义(11)。彰厥有常吉哉(12)!
  “日宣三德(13),夙夜浚明有家(14);日严祗敬六德(15),亮采有邦(16)。翕受敷施(17),九德咸事(18),俊乂在官(19)。百僚师师(20),百工惟时(21),抚于五辰(22),庶绩其凝(23)。

【注释】
  ①亦:检验。行;德行。②乃:考察。载:为,这里的意思是以... 为证明。采:事,采采就是很多事,这里指事实。③栗;严肃恭谨。 ④柔:指性情温和。立;指有自己的主见。⑤愿:小心谨慎。恭:庄 重严肃。(6)乱:治,这里指有治国才干。敬:认真。(7)扰:柔顺,指 能听取他人意见。毅:果断。(8)直:正直,耿直。温:温和。(9)简; 直率而不拘小节。廉:方正。(10)刚:刚正。塞:充实。(11)强:坚毅。 义:善,合符道义。(12)常:祥,常吉的意思是吉祥。(13)宣:表现。 (14)夙:早晨。浚明:恭敬努力。家:这里指卿大夫的封地。(15)严:严 肃庄重。祗:恭敬。(16)亮:辅佐。邦:诸侯的封地。(17)翕(Xi):集 中。敷施:普遍推行。(18)咸:全部。事:担任事务。(19)俊乂:指特 别有才德的人。(20)百僚:指众大夫。师师:互相学习和仿效。(21)百 工:百官。惟:想。时:善。(22)抚:顺从。五辰:指金木水火土五星。 (23)庶:众多。绩;功绩。凝:成就。

【译文】
  皋陶说:“啊!检验一个人的行为可以依据九种品德。检验言论也一样,如果说一个人有德行,那就要指出许多事实作分依据。”   禹说:“什么叫做九德?”
  皋陶说:“宽宏大量而又严肃恭谨,性情温和而又有主见,态 度谦虚而又庄重严肃,具有才干而又办事认真,善于听取别人意见而又刚毅果断,行为正直而又态度温和,直率旷达而又注重小节,刚正不阿而又脚踏实地,坚强勇敢而又合符道义。能在行为中表现出这九种品德,就会吉祥顺利啊!
  “每天都能在行为中表现出九德中的三德,早晚恭敬努力地去实行,就可以做卿大夫。每天都能庄重恭敬地实行九德中的六德, 就可以协助天子处理政务而成为诸侯。如果能把九种品德集中起来全面地实行,使有这些品德的人都担任一定职务,那么在职官员都是才德出众的人了。大夫们互相学习仿效,官员们都想尽职尽责,严格按照五展运行和四时变化行事,众多的功业就可以建成了。”

【读解】
  皋陶提出的从政者应具备的九种品德,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是 对政治家们最高的要求,是政治家能达到的最理想的境界。倘若全部具备九德难以企及的话,可以退而求其次,只要六德;再不行,还可以退一步,只具备三德,便可以于国于家于民有益了。一德都不具备,就该回家种田卖红薯。
  具备九德需要足够的修养,而且还要经过实际行动来考验和陶冶。比如,性情温和的人往往没有主见,要他两者皆备,可以让他多去处理一些棘手的事情来锻炼。有才干的人往往自视甚高, 恃才傲物,主观自信;这样的人让他多碰几次壁,多摔几次跟斗, 让他知道世界有多大、有多复杂、有多少人力所不及的意外,他才会知道“锅儿是铁铸的”。
  所以,培养九德就是一个过程,也许还是一个很长很长的过程。这就有个问题:让无德的人或少德的人到重要的领导岗位去摔打锻炼,岂不是误国误家误民?也可以反问:如果不通过摔打锻炼的实际考验,不把驴和马牵出场路一溜,怎么知道是马还是驴,有德还是无德?   好在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可是有时候,人民群众的眼睛再雪亮,也作不了主。培养德行靠个人的自觉。对从政者应具有的德行,恐怕光靠自觉远远不够,还得要有一种法律的和社会的制约机制来进行规范,才会更合理。这一点,先辈皋陶没有想到。尊卑等级由上天命定。


【原文】
  “无教逸欲①,有邦兢兢业业,一日二日万几②。无旷庶官③,天 工(4),人其代之。天叙有典⑤, 勅我五典五敦惇哉(6)!天秩有礼(7),自我五礼有庸哉(8)!同寅协恭和衷哉(9)!叫天命有德,五服五章哉(10)!天 讨有罪(11)十五刑五用哉(12)!政事懋哉!懋哉(13)!    “天聪明(14),自我民聪明。天明畏(15),自我民明威。达于上下, 敬哉有土(16)!”
  皋陶曰:“朕言惠可氐行(17)?”
  禹曰:“俞!乃言氐可绩。”
  皋陶曰:“予未有知,思曰赞赞襄哉(18)!”

【注释】
  ①无教:不要。逸欲:安逸贪欲。(2)一日二日:意思是天天,每天几:机,这里指事情。③旷:空,这里指虚设。庶官;众官。(4)天 工:上天命令的事。⑤叙:秩序,指伦理、等级秩序。典;常法。 (6)勅(Chi):命令。五典:指君臣、父子、兄弟、夫妇、朋友间的伦理关系 (7)秩:规定等级次序。(8)自:遵循。五礼:指天子、诸侯、卿大夫 士、庶民五种礼节。庸:经常。(9)寅:恭敬。协恭和衷:同心同德,结一致。(10)五服:天子、诸侯、卿、大夫、士五种等级的礼服。章;显 示。(11)讨:惩治。(12)五刑:墨、剔、剐、宫、大辟五种刑罚。 (13)懋:勉励,努力。(14)聪:听力好,这里指听取意见。明:视力好,这里指观察问题。(15)明:表扬。畏:惩罚。(16)有土:保有国土。 (17)氐(ZhT):一定,必须。(18)赞:辅佐。襄;治理。

【译文】
  “不要贪图安逸和放纵私欲,当诸侯就要兢兢业业,每天要处理成千上万的事。不要虚设各种官职,上天命定的事情,要由人来完成。上天安排了等级秩序的常法,命令我们遵循君臣、父子、 兄弟、夫妇、朋友之间的伦理,并使它们淳厚起来!上天规定了尊卑等级次序,要我们遵循天子、诸侯、卿大夫、士、庶民五种等级的礼节,并使它们经常化!君臣之间要相互敬重,同心同德!上天任命有德的人管理民众,要用天子、诸侯、卿、大夫、士五 种等级的礼服来显示有德者的区别!上天惩罚有罪的人,要用墨、劓、剕、宫、大辟五种刑罚来处治犯了罪的人!处理政务要互相勉 励!要共同努力!”
  “上天明察一切,来自于臣民的意见。上天赏罚分明,来自于臣民的赏罚意愿。上天和下民之间互相通达,所以要恭敬从政才能保有国土。”   皋陶说:“我的话一定会得到实行吗?”
  禹说:“是的,你的话会得到实行并会获得成功。”
   皋陶说:“其实我没有什么智慧,只是想辅佐君王治理好国家啊!”

【读解】
  皋陶本人是谦卑的,心目中没有自我,只有上天、君王和民众。他的自我价值和人生目标,就是按照上天事先规定好了的一切,履行自己的职责。离开了君臣父子兄弟夫妇朋友这样的等级座标,自我就不存在,就没有价值和意义。
  那么,上天是谁?他凭什么规定了人与人之间的尊卑等级秩 序?他凭什么命令人们必须遵守他规定的这种等级秩序?说穿了,“上天”其实是人自己。是人自己规定了人有尊卑贵贱之分,是人自己要求遵守等级秩序。反复宣扬这样的观点,造成的实际效果是:人有尊卑贵贱之分是不言自明、不容置疑的真理,于是有了“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会打洞”的说法。另一方面,相信命定论造成的效果是普遍的愚昧,是对自我和个人价值的无情否定。
  可以作一个设想:如果真有“上天”存在,那么“上天”说人人生来都是天使,人人都可以做国王,人人都可以升官发财成为款爷,江山轮流坐,即使是鸡也可以变凤凰,效果会是怎样?天 下会不会乱套、会不会群龙无首?
  看历史,想今天,答案不言自明。乞丐可以当皇帝,皇帝也有沦为阶下囚的时候。人生是个大舞台,大伙儿闹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台。再美好的筵席,也有结束的时候。自古英雄出草莽,成者为王,败者为寇,全没有了尊卑贵贱的等级秩序。
   如果“上天”有眼,该不会气得糊涂吧?大禹治水的自述

【原文】
  帝曰:“来,禹!汝亦昌言。”禹拜曰:“都!帝,予何言?予思日孜孜。”皋陶曰:“吁!如何?”禹曰:“洪水滔天,浩浩怀山 襄陵①,下民昏垫②。予乘四载③,随山刊木④,暨益奏庶鲜食(5)。予决九川距四海(6),浚赋治距川(7)。暨稷播(8),奏庶艰食鲜食(9)。懋迁 有无化居(10)。蒸民乃粒(11),万邦作乂(12)。”皋陶曰:“俞!师汝昌言(13)。”

【注释】
  ①怀:包围。襄:淹没。②昏垫:意思是沉陷,吞队③四载:四种交通工具,指车、船、橇、轿。④刊:砍削,这里指砍削树木作路标。⑤暨:及,和。益:人名,伯益。奏:进。鲜食:刚杀了的鸟兽。(6)决:疏通。距:到达。(7)浚;疏通。欧法(qbon kodi):田间的水沟。 (8)稷:人名,后稷。传说他教人们播种庄稼。(9)艰食:根生的粮食, 指谷类。(10)懋:用作“贸”,懋迁的意思就是贸易。化居:迁移囤积的货物。(11)粒:立,意思是成,定。(12)作:开始。乂;治理。(13)师: 用作“斯”,意思是这里。

【译文】
  舜帝说:“来吧,禹!你也谈谈高见吧。”禹拜谢说:“是啊,君王,我说些什么呢?我整天考虑的是孜孜不倦地工作。”皋陶说:“哦,到底是些什么工作?”禹说:“大水与天相接,浩浩荡荡包围 了大山,淹没了山丘,民众被大水吞没。我乘坐着四种交通工具, 顺着山路砍削树木作路标,和伯益一起把刚猎获的鸟兽送给民众。 我疏通了九州的河流,使大水流进四海,还疏通了田间小沟,使 田里的水都流进大河。我和后稷一起播种粮食,为民众提供谷物和肉食。还发展贸易,互通有无,使民众安定下来,各个诸侯国开始得到治理。”皋陶说:“是啊!你这番话说得真好。”

【读解】
  我们从小就知道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的故事传说,现在我们读到的是大禹自己谈如何整治洪水。听了他的叙述,我们不由得赞叹:“真神奇!”然后仔细一想,发现不要由此产生误会。
  如果真有大禹整治洪水这回事儿,那么可以肯定的是,这事儿他一个人干不了!这道理就像拿破仑在阿尔卑斯山上望着追赶他的敌军时明智地说的,要是没有面前这些敌人,他成不了英雄。 大禹是治水的英雄;但是没有洪水,没有众多的人齐心协力,他也成不了英雄。
  把大禹治水的事说出来写出来,是想说明圣人君子不要忘记为民造福。做官是通过治理人民来为人民造福,为民除害也是为民造福,殊途同归。可是还要补充一点,想一想是谁来为圣人君子造福的呢? 回答这个问题不需脑筋急转弯儿。

夏启的战争动员令

【原文】
  大战于甘,乃召六卿②。王曰:“嗟!六事之人(3),予誓告汝: 有扈氏威侮五行(4),怠弃三正⑤。天用剿绝其命(6),今予惟恭行天之罚(7)。“左不攻于左(8),汝不恭命;右不攻于右,汝不恭命;御非其马之正(9),汝不恭命。用命,赏于祖(10);弗用命,戮于社。予则孥戮汝(11)” 

【注释】
  ①甘誓是一篇战争动员令,是后人根据传闻写成的。甘是地名,在有扈氏国都的南郊。誓是古时告诫将士的言辞。大禹死后,他的儿子夏启继承了帝位。启所确立的新制度,遭到了有扈氏的反对,启便发动了讨伐有扈氏的战争。结果以有扈氏失败、夏启胜利而告终。甘誓就是这次战争前启告诫六 军将士的言辞。②六卿:六军的将领。古时天子拥有六军。③六事: 六军的将士。④威侮:轻慢,轻视。五行:金、木、水、火、土五种物 质。⑤怠:懈怠。三正:指建于、建丑、建寅,意思是指历法。③ 用:因此。剿:灭绝。(7)恭行:奉行。(8)左:战车左边。古时战车 载三人,分左中有,左边的人负责射箭,中间的人驾车,右边的人用矛刺杀。攻;善。(9)御:驾车的人,即处在战车中间位置上的人。(10)赏于祖: 古时天子亲征,随军带着祖庙的神主和社神的神主。有功的,就在祖庙神主 之前赏赐,惩罚则在社神神主前进行,表示不敢自己专行。(11)孥:奴,降 为奴隶。戮:刑戮,惩罚。

【译文】
  即将在甘进行一场大战,于是夏启召集了六军的将领。王说: “啊!六军的将士们,我要向你们宣告:有扈氏违背天意,轻视金木水火土这五行,怠慢甚至抛弃了我们颁布的历法。上天因此要断绝他们的国运,现在我只有奉行上天对他们的惩罚。    “战车左边的兵士如果不善于用箭射杀敌人,你们就是不奉行我的命令;战车右边的兵士如果不善于用矛刺杀敌人,你们也是不奉行我的命令;中间驾车的兵士如果不懂得驾车的技术,你们也是不奉行我的命令。服从命令的人,我就在先祖的神位前行赏;不服从命令的人,我就在社神的神位前惩罚。我将把你们降为奴隶,或者杀掉。”

【读解】
  天子率领将士亲自出征,必定是一场关系到国家命运的决战, 一定要使将士们明白为谁和为什么而战,否则不明不白上战场,多半要吃败仗。主帅是天子,由他来发布战争动员令,既有权威性,又有感召力,还可以证明出征打仗的正义。 其中没有豪言壮语和长篇大话,没有一个接一个地表态和表决心,最足以征服人心的理由就是奉行天命,简洁而震撼人心。   也许是社会在不断前进吧,后来的檄讨书越来越长,废话越来越多,理由列出了一大堆却难以震撼人心,成了空洞无物的玩意儿。政治家更能干,可以滔滔不绝地说得天昏地暗,实际上连鸡都杀不死。事情常常坏在一张嘴上。   学学夏启是有益的。干脆果断,直来直去,表明了意图,就到战场上见分晓,看看到底谁是英雄谁是狗熊。好男儿志在疆场,骑马射箭打枪,不说废话空话。

世上没有不落的太阳

【原文】
  王曰:“格尔众庶(1),悉听朕言。非台小子(2),民敢行称乱(3)!有 夏多罪,天命殛之(4)。今尔有众,汝曰:‘我后不恤我众,舍我穑事(5),而割正夏(6)?’予惟闻汝众言,夏氏有罪,予畏上帝,不敢不正。今汝其曰:‘夏罪其如台(7)?’夏王率曷众力(8),率割夏邑(9)。有 众率怠弗协(10),曰:‘时日易丧(11)?予及汝皆亡。’夏德若兹,今朕必往。
   “尔尚辅予一人,致天之罚,予其大赉汝(12)!尔无不信,朕不食言(134)。尔不从誓言,予则孥戮汝,罔有攸赦(14)。”

【注释】
  (1)格:来。众庶:众人,大家。(2)台(yi):我。小子:对自己的谦称。(3)称。举,发动。 (4)殛(ji):诛杀。(5)穑(se)事:农事。(6)割(he):易,意思 是为什么。正:征,征讨。(7)如台(yi):如何。(8)曷:竭,尽力,竭力。(9)割:剥削。 (10)有众:臣民。率:大多。怠:怠工。协:和。(11)时:这个。曷:什么时候。日:这里指夏桀 (12)赉(lai):赏赐。(13)食:吞没。食言:指不讲信用。(14)罔:无。攸:所。

【译文】
  王说:“来吧,你们各位!都听我说。不时我小子敢于贸然发难!实在是因为夏王犯了许多罪行,上天命令我去讨伐他。现在你们大家会问:‘我们的国君不体贴我们,放弃我们 种庄稼的事,却去征讨夏王?’这样的言论我早已听说过,但是夏桀有罪,我敬畏上帝,不敢不去征讨。 现在你们要问:‘夏桀的罪行到底怎么样呢?’夏桀耗尽了民力,剥削夏国人民。民众大多怠慢不恭,不予合作,并说;‘这个太阳什么时候才能消失?我们宁可和你一起灭亡。’夏桀的德行败坏到这种程度,现在我一定要去讨伐他。 ”
  你们只要辅佐我,行使上天对夏桀的惩罚,我将大大的赏赐你们!你们不要不相信,我决不会不守信用。如果你们不听从我的誓言,我就让你们去当奴隶,以示惩罚,没有谁会得到赦免。”

【读解】
  夏桀在历史上以残暴著称,由此导致了夏王朝覆灭。他自比为太阳,以为光照万里,何等地自高自大!但是他忘了一点,当太阳最耀眼的时候,便预示着它即将西下殒落,辉煌难再。这世上从古至今,没有永不殒落的太阳,而只有殒落之后有新的太阳升起。果然,夏桀的残暴激起了天怨人怒,众叛亲离。从此,夏王朝的太阳便永远殒落了。
  商汤正是看准了天怨人怒的大好时机,举兵伐桀他显得没有夏启讨伐有扈氏时那么自信,那么正气凛然,而是以劝说加威 胁,软硬兼施,不由得有些让人怀疑他振振有词地控诉夏桀暴行时,是不是心怀鬼胎,另有打算?
  慷慨激昂最容易激起听众的共鸣。善于演说的讲演者早已把听众的心理揣摩透底了,正如有人很懂得用一把鼻涕一把泪来赚去别人同情爱怜一样。
  商汤肯定算得上是出色的演说家,那句“时日曷丧,予及汝皆亡”(是他编出来的吗?)有巨大的穿透力, 可以算得上是个千古名句。   我们应该学习商汤的演说技巧:先摆出一副谦和的姿态赢得印象分;直接了当提出最过硬的理由, 表明目的;以自问自答的方式消除听众的顾虑,进一步说服和打动听众;表明自己决心已定,义无返顾; 最后严辞威胁加上利诱。别的不说,商汤在印象、心理、权威性诸方面都得分。有了民众得支持,他成功了。

盘庚洞若观火劝贵族

【原文】
  王若曰:“格汝众,予告汝训汝,猷黜乃心②,无傲从康③。古我先王,亦惟图任旧人共政④。王播告之修⑤,不匿厥指(6),王用丕钦(7)。罔有逸言(8),民用丕变。今汝联聒聒(9),起信险肤(10),予弗知乃 所讼(11)。
  “非予自荒兹德(12),惟汝含德(13),不惕予一人(14)。予若观火,予亦拙谋作(15),乃逸(16)。若网在纲(17),有条而不紊(18);若农服田(19),力穑乃亦有秋(20)。汝克黜乃心(21),施安德于民(22),至于婚友(23),丕乃敢 大言汝有积德(24)。乃不畏戎毒于远迩(25),惰农自安,不昏作劳(26),不。 服田亩,越其罔有黍稷(27)。
  “汝不和吉言于百姓(28),惟汝自生毒(29)。乃败祸奸宄(30),以自灾于厥身。乃既先恶于民(31),乃奉其恫(32),汝悔身何及?相时憸民(33), 犹胥顾于箴言,其发有逸口(34),矧予制乃短长之命(35)?汝曷弗告朕, 而胥动以浮言,恐沈于众(36)?若火之燎于原,不可向迩,其犹可扑, 灭?则惟汝众自作弗靖(37),民非予有咎。”

【注释】
  ( ①盘庚是汤的第十世孙,商朝的第二十位君王。他为避免水患,复兴殷,商,率领臣民把国都从奄(今山东曲阜)迁往殷(今河南安阳)。此举遇到了来自各方面的反对,盘庚极力申说迁都的好处,前后三次告喻臣民,终于完 成了迁都。《盘庚》(分上、中、下三篇)记述了这次迁徙的经过。上篇记述盘庚迁殷之前告诫群臣的话,中篇是盘庚告诫殷民的话,下篇是迁都后盘庚告诫群臣的话。历代学者大都认为《盘庚》三篇是殷代的作品,具有很高的史料价值。②猷:为了。黜:除去。心:指私心。③从:纵,放纵。 康:安逸。④惟:想。任:任用。旧人:指世代做官的人。共政:共同 管理政事。(5)王:指先王。播台:公布命令。修:施行。 (6)匿:隐瞒。指:旨,意旨。(7)丕:大。钦:敬重。(8)逸:过失,错误。 (9)聒聒(guo):拒绝别人的好意而自以为是。(10)信:伸,伸说。险:邪恶。肤:浮夸。(11)讼:争辩。(12)荒:废弃。(13)含:怀着,藏着。 (14)惕:施,给予。(15)谋作:谋略。(16)乃。则。逸。过错。 (17)纲:网的总绳。(18)紊:乱。(19)服:从事。(20)力穑:努力收获庄稼。(21)黜乃心:去掉你们的私心。(22)实德。实惠的德行。(23) 婚:指有姻亲关系的亲戚。(24)丕乃:于是。(25)乃。如果。戎:大。毒: 毒害(26)昏:努力。(27)越其:于是就。(28)和:宣布。吉言:好话。(29)惟:是。毒。祸根。(30)败。败露。奸宄(gU1):做坏事。 (31)先:引导。(32)奉:承受。恫(dong):痛苦。(33)相:看。时:这。 憸(xian):小。(34)发:说出。逸口:从口中说出错话。(35)矧(shen): 况且。制:操纵,掌握。(36)恐:恐吓。沈:煽动。(37)靖:善。

【译文】
  王这样说道:“来吧,你们各位!我要告诫你们,教训你们,为的是要去掉你们的私心,使你们不要傲慢放肆并追求安逸。从前我们的先王,也只考虑任用世家旧臣共同管理政事。先王向群臣发布政令,群臣都不隐瞒先王的旨意,先王因此对他们非常看重。大臣们没有错误的言论,因而臣民的行动大有变化。现在你们拒绝别人的好意而又自以为是,到处散布邪恶浮夸的言论,我真不知道你们争辩的是什么。   “并不是我自己放弃了任用世家旧臣的美德,只是你们欺瞒了我的好意,不能处处为我着想。我对这一切像看火一样地一清二世,如果我又不善于谋划,则是过错。就像只有把网结在纲上,才会有条有理不紊乱;就像农民只有努力耕种,才会有秋天的好收成。你们能够去掉私心,给予臣民实实在在的好处,以至于你们的亲戚朋友,那么你们才敢说你们积有恩德。如果你们不怕自己的言论会大大毒害远近的臣民,就像懒惰的农民一样自求安逸,不努力操劳,不从事田间劳动,那就不会有黍稷收获。
  “你们不把我的善言向百姓宣布,这是你们自生祸害。你们所做的一些坏事已经败露,这是你们自己害自己。你们既引导人们做了坏事,就要由你们来承担痛苦,悔恨自己又怎么来得及?看看一般的小民吧,他们还顾及到我所劝诫的话,担心说出错误的话,何况我掌握着你们的生杀之权呢?你们有话为什么不告诉我,却用流言蜚语相互煽动,恐吓蛊惑臣民呢?就像大火已在原野上燃烧起来,使人无法面对接近,还能够扑灭吗?这都是你们做了许多坏事造成的,不是我有过错。”

【读解】
  这是盘庚对他的臣僚们进行规劝,责备他们不恪守先王的旧规矩,态度傲慢,贪图享受舒适,还以谣言蛊惑民心。盘庚的良苦用心日月可鉴,顽固的臣僚们作何感想,不得而知,而他们的丑恶嘴脸却清晰可见。
  大凡能做臣僚的人,总是其先辈或本人有功于国于民,才会参与国政,享有功名利禄。有了功名利禄,就会滋生骄奢淫逸,目中无人,有恃无恐。有恃无恐,就敢于胡作非为,骑在别人头上拉屎拉尿。腐败就是由此产生的。尧、舜的太平盛世、清明政治已一去不复返了,接踵而来的是日甚一日的腐败。
  古代政治腐败大概有两个重要根源:一是人治和世袭制造成了庞大的特权阶层,从天子下至芝麻官,无不如此。二是专制制度为人性丑恶的一面和弱点提供了温床。盘庚大概不会想到这些。 他请出先王和旧时制度,是他所能想到的最好的理由,毕竟血缘、祖先、传统在中国古代社会生活中起着巨大的纽带作用,毕竟腐败的官员内心总是有所畏惧,否则就真的是“和尚打伞,无法无 天”了。
  话说回来。争论不过起于迁移国都,而实质是盘庚试图对日 益腐败的政治机器动手术———“去奢行俭”。用意虽好,却是治标不治本。再出现腐败,又往哪儿还?迁来过去,总不会还出地球,更要紧的是根子在制度和人身上。不作开膛剖肚的手术,是无法真正解决问题的。    当然,盘庚迁殷的结果,的确带来了商王朝暂时的兴盛,用今天的话说,他算得上是个改革者。他受到众多客观条件的制约,能力排众议,推行自己的设想,需要很大的勇气和决心、耐心。他采用的是文的一套——一规劝说服,而不是武的一套,他显然知道;迫使人顺从容易,而要使人真心诚意地顺从,就难多了。从这个意义上说,迁都的成功,也是盘庚征服人心的成功。因此,盘庚是值得称赞的。
  此外,这篇经典性的劝诫文,为我们的汉语成语增添了一些词汇,比如予若观火,若网在纲,有条不紊,燎原之火。这从一个侧面说明,改革者要有文化,有智慧,见多识广,了解民心所向,才可能获得多数人的支持,事业才可能成功。盘庚是东方的摩西?

【原文】
  “呜呼!今子告汝:不易(1)!永敬大恤,无骨绝远②!汝分猷念以相从(3),各设中于乃心④。乃有不吉不迪⑤,颠越不恭(6),暂遇奸宄(7),我乃劓殄灭之(8),无遗育(9),无俾易种于兹新邑(10)。”
  “往哉生生!今予将试以汝迁,永建乃家。”

【注释】
  ①易。变更,这里指迁都的计划不会变更。②晋:相互。绝远:疏 远。③分:比,亲近。猷:谋划。④中:衷,和。⑤迪:道路, 正路。(6)颠:狂。越:越轨。(7)暂:渐,欺诈。遇:隅,奸邪 (8)劓(yi):割鼻。殄(tian):灭绝。(9)育:胄,指后代。(10)俾: 使。易:延续。种:后代。

【译文】
  “啊!现在我告诉你们:迁徙的计划不会改变!要永远提防大忧大患,不要互相疏远!你们要相互顾念依从,各人心里都要想到和衷共济。如果你们行为不善,不走正道,敢于违法越轨,欺诈奸邪,我就动用刑罚把你们灭绝,连子孙都不留下,不让你们 的后代在新国都里继续繁衍。  “去吧!去寻求新的生活吧!现在我将率领你们迂徙,在新国都为你们建立永久的家园。”

【读解】
  盘庚现在是在对臣民训话,口气已大不一样。对臣僚.他语气委婉,循循善诱,即使是责怪,也是,温而不怒。对臣民,便显出了领袖的姿态,口气强硬坚决,以断子绝孙(这在古代非同小可!)相要挟,以新的永久家园为诱惑,不容有叛逆。
  寻找家园的诱惑实在太大。这让人想起希伯来人最伟大的先 知和导师摩西。他为了希伯来人摆脱埃及人的奴役,率领他们历尽艰辛走出埃及,到西奈山去建立家园。这事发生在公元前13世 纪,约比盘庚迁殷晚一个世纪(公元前144纪)。都是为了建立新家园,寻找新生活,都是部落首领,但一个是为摆脱统治集团内部的腐败,一个是为摆脱外族的奴役。
  不知道盘庚的臣民是否把他看作是先知和导师,但他们肯定会受到永久家园的诱惑。即便是今天的我们,也会被诱惑的,因为寻找永久的家园,是人类永恒的冲动,永恒的主题。 民众才是国家的根本。

【原文】
  盘庚既迁,奠厥攸居①,乃正厥位,绥爱有众②。
  曰:“无戏怠③,懋建大命(4)!今予其敷心腹肾肠⑤,历告尔百 姓于朕志(6)。罔罪尔众,尔无共怒,协比谗言予一人(7)。
  “古我先王,将多于前功(8),适于山(9)。用降我凶(10),德嘉绩于 朕邦(11)。今我民用荡析离居(12),罔有定极(13),尔谓朕易震动万民以迁? 肆上帝将复我高祖之德(14),乱越我家(15)。朕及笃敬(16),恭承民命,用 永地于新邑。肆子冲人(17,非废厥谋,吊由灵各(18);非敢违卜,用 宏兹贲(19)。
  “呜呼!邦伯师长百执事之人(20),尚皆隐哉(21)!予其懋简相尔, 念敬我众(22)。朕不肩好货(23),敢恭生生(24)。鞠人谋人之保居(25),叙钦(26) 今我既羞告尔于朕志若否(27),目有弗钦!无总于货宝(28),生生自庸(29)。 式敷民德(33),永屑一心(31)。”

【注释】
  ①奠:定,安定。②绥:告诉。爱:于。③戏:游戏。怠:懒 惰。④懋:勉力,努力。大命:指重新建家园。⑤敷:布,开诚布 公。心腹肾肠:指心里话。(6)历告;尽情相告。(7)协比:串通,协 同一致。(8)多:侈,大。(9)适:往,迁往。(10)用:因此。降:减 少。(11)德:升。(12)荡析:离散。(13)极:止,至。(14)肆:今, 现在。高祖:指成汤。(15)乱;治,治理。越:于。(16)及:汲,急迫。 笃:厚。(17)肆:故,因此。冲人:年幼的人。(18)吊:善,指迁都善 事。灵各:灵格,专门负责占卜的人,据说可传达上帝的命令。(19)宏:弘 扬。贲:大宝龟,用于占卜。(20)邦伯:邦国之长,指诸侯。师长:公卿 大臣。百执事:负责具体事务的众位官员。(21)尚:希望。隐:废,考虑。 (22)简相:视察,考察。(23)肩:任用。好贷:指喜好财货的官员。(24) 恭:举用。生生:营生。(25)鞠:抚养。保:安。(26)叙:次序。钦:敬 重。(27)羞:进,提供。若:顺,赞成。否:反对。(28)总:聚敛 (29)庸:功劳。(30)式:用。敷:施。德:恩德。(31)肩:克,能够。

【译文】
  盘庚迁都以后,在住地安定下来,选定了王宫和宗庙的方位,然后告诫众人。
  他说:“不要贪图享乐,不要懒惰,要努力完成重建家园的大 业。现在我要开诚布公地把我的意见告诉你们各位官员。我没有惩罚你们,你们也不要心怀不满,彼此串通起来诽谤我。 “从前我们的先王成汤,他的功劳大大超过了前人,把臣民迁移到山地去。因此减少了我们的灾祸,为我们的国家立下了大功。现在我的臣民由于水灾而流离失所,没有固定的住处,你们责问我为什么要兴师动众地迁居?这是因为上帝将要复兴我们高祖成。汤的美德,治理好我们的国家。我迫切而恭敬地遵从天意拯救臣 民,在新国都永远居住下去。因此,我这个年轻人不敢放弃迁都 的远大谋略,上帝的旨意通过使者传达了下来;我不敢违背占卜; 的结果,而要使占得的天意发扬光大。
  “啊!各位诸侯,各位大臣,各位官员,希望你们各自考虑自。 己的责任!我将认真对你们进行考察,看你们是否体恤我的臣民。 我不会任用那些贪恋财货的人,而要任用帮助臣民谋生的人。能 够养育臣民并使他们安居乐业的人,我将论功行赏。现在我已经 把我心里赞成什么和反对什么都告诉了你们,不要有不顺从!不要聚敛财富,要为民谋生以立功。要把思德施予臣民,永远能与 臣民同心同德。”

【读解】
  迁都之后,盘庚再次向群臣训话,要群臣克勤克俭,不要贪 婪聚财;体恤民情,恭谨从政,率领臣民共建家园。这其实也是盘庚的施政方针,体现了他的“保民”思想。
  民众是建立国家的根本。过去常把民众比做水,把统治民众的人比做浮在水上的舟船 。
  这种比喻也对也不对。水用以载舟,没有水舟无法行驶;水也可以使舟倾覆,让舟上的人溺水身亡。还有道理。但是,水是无形的,水往低处走。要使水得到规范,需要进行疏通和引导。谁来疏通和引导?当然是统治者。还有,舟总在水上行,在上层;水在舟下推,为上层服务。这种上层与下层、舟与水、引导者和被引导者的人为的、武断的划分,在根本上就走入了误区,所以才有“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说法。民众都变得聪明起来了,统治者还能为所欲为稳坐官位吗?
  把“保民”思想放到现代政治观的显微镜底下,就显出了它的荒谬体理。不过,在强大的社会传统势力的制约之中,它也还具有一种积极的意义。为民众着想,为民众造福,在客观上会使 民众的日子稍微好过一点儿。而自此形成的民众心理,是把做官 的统治者看作自己的“父母”、“家长”,一心企盼“父母”恩赐、 开明、公正,盼望天上掉下个“包青天”。为什么就不反过来想, 自己就是自己的“父母”、“家长”,自己就是“包青天”,用得看别人来庇护和保佑吗?
  其实,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的关系,应当像体育比赛。民众是运动员,统治者是裁判。运动员的职责是按照规则进行游戏,裁判的职责是监督和保证游戏按规则进行。规则是参加游戏者共同 制定并要共同遵守的,违者受罚。裁判的监督有偏差,也要受罚,或者被更换。这样,大家的共同目的是使游戏正常健康地进行。

自作孽,不可活

【原文】
  西伯既勘黎,祖伊恐,奔告于王。
  曰:“天子!天既讫我殷命(2)。格人元龟(3),罔敢知吉。非先王不相我后人④,惟王淫戏用自绝。故天弃我,不有康食⑤。不虞天性(6),不迪率典(7)。今我民罔弗欲丧,曰:‘天易不降威?’大命不 挚(8),今王其如台?”
  王曰:“呜呼!我生不有命在天?”
  祖伊反曰:“呜呼!乃罪多,参在上(9),乃能责命于天(10)。殷之即丧,指乃功(11),不无戮于尔邦(12)!”

【注释】
  ①西伯指周文王。勘(kan)的意思是战胜。黎是殷王朝的属国,在今天山西长治境内、全篇记述周文王战胜黎国之后,殷朝贤臣祖伊为殷朝安危担 忧,向殷纣王进谏,规劝他改弦更张.但遭到了纣王的拒绝。②既;其恐怕。讫终止。(3)格人:能知天地吉凶的人.元龟大龟,用于占卜 (4)相:帮助,辅佐。⑤康食;安居饮食。(6)虞:度,猜测。 (7)迪:遵循。率典;常法.(8)挚:至,到来。(9)参:到。上:上天 。(10)乃:难道。责:祈求。(11)指:示,看。乃:你的。功:事,政事 (12)戮(lu):杀,消灭。尔邦:指周国。

【译文】
   周文王战胜黎国之后,祖伊非常恐慌,急忙跑来告诉殷纣王。
  祖伊说:“天子啊,上天恐怕要断绝我们殷商的国运了!那善知天命的人用大龟来占卜,觉察不到一点吉兆。这不是先王不力助我们这些后人,而是因为大王淫荡嬉戏自绝于天。因此,上天抛弃了我们,不让我们安居饮食、大王不测度天性,不遵循常法 现在我们的臣民没有谁不希望殷国灭亡,他们说:‘上天为什么还不降下威罚呢?’天命不再属于我们了,大王现在打算怎么办呢?”
  纣王说:“啊!我的命运难道不是早就由上天决定了吗?” 祖伊反问道:“啊!您的过错太多,上天已有所知,难道还能 祈求上天的福佑吗?殷商行将灭亡,从您的所作所为就看得出来, 您的国家能不被周国消灭吗!”
  祖伊反问道:“啊!您的过错太多,上天已有所知,难道还能祈求上天的福佑吗?殷商行将灭亡,从您的所作所为就看得出来, 您的国家能不被周国消灭吗!”

【读解】
  殷纣王是中国历史上有记载的、继二架之后的第二个有名的暴君。殷商从高祖成汤开国算起,历经30世、600余年,传到了纣王,殷商的江山就在他的手上的换了主人。
  据说纣王本来并不是个等闲之辈,自幼便才思敏捷,能言善辩,而且体格魁梧,力大无比,可以把九头牛拉着向后退,单手托住宫殿大梁让人从客换掉梁柱而面不改色。他登上王位之时,也 有过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四夷拱手、八方臣服的好风光,曾号令天下八百诸侯。  他的弱点在于好色、奢侈、残暴。他在宠妃妲己的怂恿下,制 造了刑具“炮烙”,筑“酒池肉林”取乐,造鹿台笙歌宴舞,以 “虿盆”惩罚异己分子。妲己最后被周武王斩首辕门,纣王在鹿台 点火自焚,死前曾说“天亡我也”。
  其实,这是咎由自取,罪有应得。古人说,天作孽,犹可违; 自作孽,不可活。纣王用民脂民膏建造的鹿台,恰好成了他的葬身之处。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