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会
 学院首页 | 学生会首页 | 机构设置 | 学工动态 | 校园文化 | 学干风采 | 学生服务 | 规章制度 | 文档下载 
文章内容
当前位置: 学生会首页>>学习园地>>正文
美文∣雕刻时光·年华如墨,青春微恙
2016-04-12 10:47   审核人:

 若不是当年你匆匆地转身,又何来我至今蹉跎天涯。

锦绣流年,如此时光,分明安然无恙,残雪断桥,倒映如墨年华。只是在那个荒芜的年纪,曾不小心,撞了一下岁月的肩,惊起了那个岁月里暗藏着的还没老去的你我他。惊鸿未落,青鸟长鸣。可韶华钦负,枉那段岁月如歌,那场关于风雪与青春的故事,恐怕早就沧海桑田,换了他人述说,只剩下一丝斑驳的残梗,留给风儿静静捉摸……

那时的天总是很蓝,阳光依旧耀眼,像是老人衔着旱烟,用烟杆敲打着填满年轮的记忆的大门。光阴似水,沉香如素,静静地坐在有你的时光的长椅上,看人来人往穿过记忆的长廊,飞鸟划过深邃的天空,缱绻了一路的烟尘,默默地将一切岁月的指纹刻在手中的宣纸上,伴随着午后的音乐的香甜,浅嗅这空气中花儿夹杂着风尘的气息,将这流年谱成曲,轻轻地哼唱出来。

那还是唇齿留香的中学时代,那个匆忙的岁月里,在酷热的太阳浇灌过疲惫的大地后,我也习惯了偷个懒,拖着慵懒的的身子伸个懒腰,偷偷地瞥一眼青春的衣角,环顾四周搜寻那唯一可以不被年华染成墨色的风景,然后回过神继续追赶着忙碌的日子。从那时起对你的记忆大抵就停在那个盛夏,午后的阳光吐露着一丝安详,空气中弥漫的咖啡的香气,透过长廊看你长发覆盖着你的背影,不留一丝杂质,在视线里渐渐拖长了影子,一步步消失在街头的转角。

那一幕幕的邂逅总是清晰地刻画着年轻时执着的模样。哪怕只是回眸片刻,眉眼低垂,也足以在万千人潮中任凭思绪纷飞,三千弱水中只取你一瓢饮,微微一笑很倾城,肯饮相思作多情。就这样年年岁岁花老去,岁岁年年人如旧,那样纯白的记忆,无关风月,不沾一丝污垢,不惹半点尘埃,像极了洁白的衬衫,也像极了那个青春里,只能悄悄说给风儿听的故事。

风儿啊风儿,你还记得那场故事吗?那个男孩女孩也曾经在皂荚树下追逐嬉戏过,在那个秋冬里他们也曾一起在校园路上看落叶婆娑,是不是太匆忙被你遗忘了?还是本来就很清晰?伴着岁月成长的风儿,你听过了多少个深情的故事?是那个男孩教会了你成长,那个女孩教会了你爱。可是不知时光是怎么了,是你的不对或者是我错了,就这样伴着青春一直走一直走,走着走着就散了,星光也黯了。

那个荡漾在青春里的男孩和女孩始终随着岁月分开了。夜微微凉,一梦南柯,醒来依旧迷失于恍惚,只是那风儿告诉我,那个男孩和女孩后来再没见过。

后来的后来,我又一次去过了那个午后的长廊,掩蔽了盛夏燥热的阳光,那路口的经过雨水的冲洗显出些许苍老,在阳光下安静地坐着,等待下一场关于青春的故事。可是那个故事和我再无瓜葛。风儿夹杂着缱绻了一路的风尘向我涌来,当我拿起手中的宣纸,再也绘不出曾经的岁月如诗,沧海桑田,一如白衣苍狗,任凭生命无休止地奔腾咆哮任凭随年华老去。

那个夏天里,再也没有记忆。

也终于知道,那惊鸿的一瞥,转身的瞬间,命运的交织,注定了飞鸟与雨肝痛肠断的意外。纵使天涯望断,也只是沧海难回,巫山不再;纵使当初过尽千帆,最终也是埋在岁月里腐烂。斑驳的岁月里,流年最是易老,萧瑟秋风,人间换了。

一切像极了诗词,琥珀流光。

像那个词人吟唱的一般:
年华如墨,怕听风月事蹉跎,事蹉跎,染指红颜山河殁;
东南款款,烟雨氤氲梨花落,梨花落,开至荼蘼葬风雪。
山河永寂,风雪如歌,时光破旧人老去,恐惊离人泪。
叹一曲流年墨色谁曾染,青春微恙,但剪西江月,从此山水不相逢。锦瑟本自无语,弦动却扰空山,空山鸟语聒噪,惊醒梦中黄莺,莺鸟南柯一梦,花落淡尽浮生。
梦醒了剩尘埃飘落,风停了谁来叫醒我?

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祭奠这段墨色的年华染成的青春,可它分明丝毫无恙。时光是你带给我最美的礼物,谁执你红酥手,共此时。人总要离别,所以有人折柳,有人踏歌,有人望月,有人登高。悄悄是别离的笙箫,离别让我们彼此珍重珍惜。一转身就是一辈子,很多人,无论你是否来及再见一面,很多事,无论你是否来得及做到,一旦时间的长线挣脱记忆的风筝,它只会越飘,越远……

错过一场雪,便宁愿人间四季,再无凛冬!错过是一场华丽的邂逅,流年苍伤,谁痛谁伤。一如街角的咖啡店,这场片段,找不回熟悉的时间点,有缘的人,千回百转总要再见,分别也是相互挂念;欠缘的人,即便在彼此的人生里如何绚烂,可也只是昙花一现,正如盛世下的烟火,消逝地太仓促,即使挂念,也只能互相亏欠。

时间是一场不能原谅的大火,最不能挽回是记忆。那曾经的过往只如染血的曼珠沙华的花瓣,踏过忘川,三生石畔不会留下匆忙的曾经,只有记忆从中作梗。青春的心,经不住苍老,年华它太易逝。人生若只如初见,当时只道是寻常。

也许我们都忘记了过往,于是选择到另一个陌生的城市继续生活,在另一个转角里遇见另一个陌生的人。可无论一颗心曾经历过多少风霜,谁曾把你写在诗里,又遗忘在青春里,都只是过往了,往事如烟。过现有的生活吧,做想做的一切,去面朝大海,去遇见对的人,去乞力马扎罗山上追赶日出。

不管现在你是一个人也好,两个人也罢;不管现在你是贫穷也好,富有也罢;不管现在你是在旅行路上,还是在温暖明媚的家,你始终是一颗心在俗世浮沉,它只求一隅寓居。

也许你正在喧喧闹市,又或是别国异乡;也许正在独自流浪,又或者陪着家人哼着小调;也许你正在追赶一班列车,享受一杯麦斯威尔,看过窗外的景色,阳光透过尘埃投射到面前的书本,拖起长长的影子。

此刻的你总是一个人,但最终会是两个人。你总归会找到自己生命的中心。要始终相信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在等你,一颗心向你靠近,此时彼时,不早不晚,于万千人海中就那样遇上,擦了下岁月的肩,笑靥如花,然后说一句,原来你一直在。

月色如水般动人,听繁星吹奏起夏天,景致如画,谁的眉间尺素吻上你的唇。看窗外柳絮纷飞,风月如霜,舞一曲流年末世,执手到白头。


关闭窗口